安徽省全椒县人民法院讯断书

——

2020-01-19 16:24:22

安徽省全椒县人民法院
民 事 讯断 书
(2019)皖1124民初1207号
原告:丁某春(系蒋某之夫),男,1971年4月12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全椒县。
原告:丁某健(系蒋某之子),男,2000年10月3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全椒县。
原告:蒋某友(系蒋某之父),男,1940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全椒县。
原告:高某英(系蒋某之母),女,1938年9月2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全椒县。
以上四原告配合委托署理人:尚某某,安徽某某状师事件所状师。
被告:夏某某,男,1991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巢湖市。
委托署理人:夏某余,男,汉族,1967年1月15日出生,住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夏某某父亲)。
委托署理人:罗远水,安徽蒋平华状师事件所状师。
被告: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巢湖市康健中路256号,同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181705021880J。
法定代表人:马某平,公司卖力人。
委托署理人:王某,安徽某某状师事件所状师。
        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诉被告夏某某、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灵活车交通变乱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26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讯员谢连顺合用浅易法式于2019年4月16日第一次公然开庭举行了审理,因案情庞大,本院转为平凡法式构成合议庭于2019年8月12日第二次公然开庭举行了审理。两次庭审丁某春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四原告配合委托署理人尚某某,被告夏某某及委托署理人夏某余、罗远水,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委托署理人王某均到庭到场诉讼。本案现已审理闭幕。 
        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第一被告补偿原告各项丧失1573502元[补偿清单:医疗费1992元,灭亡补偿金1360680元(68034元×20年),精力安抚金80000元,丧葬费42792元,处置惩罚交通变乱交通费、误工费8000元,被抚养人糊口费115038元(46015×10年÷4)]第二被告在保险责任规模内负担优先给付责任。2、本案诉讼费、保全用度由两被告负担。事实和来由:2019年2月11日18时15分许,被告夏某某驾驶皖A×××××小型轿车,由章辉往雕栏偏向行驶,行至全椒黄庵-X027线41公里300米处时,撞到步行的蒋某,致蒋某受伤,蒋某经急救无效灭亡。全椒县公安局交通办理大队出具了《门路交通变乱认定书》,认定夏某某负变乱所有责任,蒋某无责。变乱产生后,被告只付出了35000元丧葬费,对余下补偿,一直没有成果。闯祸车辆在第二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的贸易险。为维护原告的正当权益不受加害,特具状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处。 
        夏某某辩称:一、答辩人夏某某在被告中国人保巢湖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贸易三者险,被告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规模内应先赔付。最高院道交损害补偿司法诠释第十六条划定:同时投保灵活车圈外人责任强制保险和圈外人责任贸易保险的灵活车产生交通变乱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告状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该当根据下列法则确定补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规模内予以补偿;(二)不足部门,由承保贸易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予以补偿--------另《保险法》第十七条明确划定:“订立保险合同,接纳保险人提供的格局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该当附格局条款,保险人该当向投保人申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该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据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重的提醒,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情势向投保人作出明确申明;未作提醒或者明确申明的,该条款不发生效力。”二、原告诉请的各项尺度过高,精力安抚金的补偿请求不该支撑。1、灭亡补偿金、被扶养人糊口费应根据安徽省农村尺度计较。本案受害人的户口在农村,原告现有证据不能证实产生交通变乱时,受害人已在城镇栖身一年以上,且有相对不变事情和收入,因此灭亡补偿金、被扶养人糊口费只能根据安徽省农村尺度计较。2、精力安抚金的补偿请求不该获得支撑。答辩人在本起交通变乱中致一人灭亡且负变乱的所有责任,组成交通闯祸罪。且答辩人在交通闯祸刑事案件审理历程中,已经补偿原告方200000元,并取得其体谅,原告在精力方面已经获得安抚,不该再向答辩人主张精力安抚金。 
        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辩称:我司对变乱产生颠末以及责任认定没有贰言,闯祸车辆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以及不计免赔贸易险100万元,按照变乱认定书认定夏某某在变乱产生时饮酒驾驶闯祸车辆,按照交强险条例以及我司条款约定,我司贸易险在本案中不该赔付。原告主张的灭亡补偿金、被扶养人糊口费该当根据安徽省的农村住民尺度计较,其提供的相干证据不能证实受害人在上海持续栖身和事情,精力安抚金在本案中不该支撑。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9年2月11日18时15分许,被告夏某某驾驶皖A×××××小型轿车,由章辉往雕栏偏向行驶,行至全椒至黄庵-X027线41公里300米处时,撞到歩行的蒋某,致蒋某受伤,车辆损坏。蒋某后经急救无效灭亡。本次变乱经全椒县交警部分查明,被告人夏某某案发时血液中乙醇含量为22.1mg/100ml,责任认定,夏某某负变乱所有责任,蒋某无责任。变乱产生后,夏某某付出了35000元丧葬费。夏某某因犯交通闯祸罪,于2019年3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宣告缓刑二年。诉讼中,四原告申请对夏某某产业保全并提供担保,本院于2019年3月29日,裁定查封夏某某位于巢湖市亚父农副产物批发市场B2楼13、15号房产。 
        另查明,皖A×××××小型轿车在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不计免赔贸易险,本次变乱产生在保险时代。该保险合同夏某某方均由其他人代为签署,不是夏某某本人及委托人签署,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也未向夏某某提醒或者明确申明。 
        再查明,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别离为蒋某第一顺序法定担当人。蒋某于1972年7月22日出生,系安徽省农业户口。2017年头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大团镇周埠村打工,栖身在周埠村449号潘永华家,该住宅地盘性子为农村宅基地没有颠末任何项目及打算上的征用和开辟。蒋某被抚养人父亲蒋某友于1940年7月1日出生,母亲高某英于1938年9月20日出生,有四名子女,蒋宏翠、蒋三妹、蒋二平、蒋某。 
        以上事实,有两边当事人陈述以及原告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村委会、派出所证实、门路交通变乱认定书、全椒县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医疗费发票、全椒县殡仪馆火葬证实、租房存案通知书、村民委员会证实、证人证言、房东户口本复印件、栖身地村委会证实、派出所证实,被告提供的保单、刑事案件补偿收据、保险条款、保单,以及本院调取的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受法令掩护。侵权人因为过错陵犯他人人身权、产业权的,该当负担补偿责任。本案系门路交通变乱引起的人身损害补偿案件,本次变乱经全椒县公安局交通警员大队认定被告夏某某负变乱的所有责任。该变乱认定书所依据的事实清晰,合用法令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变乱认定书可作为补偿比例依据。 
        本案争议核心为:一、蒋某的灭亡补偿金的计较尺度;二、被告应否补偿原告精力损害安抚金;三、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在贸易三者险规模内是否应补偿原告丧失。 
        争议核心一、关于蒋某的灭亡补偿金的计较尺度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补偿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诠释》第三十条补偿权力人举证证实其住所地或者常常栖身地城镇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住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尺度的,残疾补偿金或者灭亡补偿金可以根据其住所地或者常常栖身地的相干尺度计较。被扶养人糊口费的相干计较尺度,依照前款原则确定。本案中,死者蒋某生前虽系安徽农业家庭户,但自2017年头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大团镇周埠村打工,栖身在周埠村,该村住宅地盘性子为农村宅基地没有颠末任何项目及打算上的征用和开辟,蒋某生前常常栖身地应为上海农村,因上海市常住农村住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安徽尺度,其灭亡补偿金尺度依法应根据上海市常住农村住民看待。故丁某春等主张相干补偿应按上海市城镇住民尺度计较,本院不予支撑,蒋某的灭亡补偿金应按上一年度上海市农村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较,其被抚养人糊口费也应按上海市农村住民计较。 
        争议核心二、关于被告应否补偿原告精力损害安抚金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划定,侵权人因统一举动该当负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负担侵权责任。第二十二条划定,陵犯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力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力损害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补偿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诠释》第十八条之划定,受害人或者死者嫡亲属遭受精力损害,补偿权力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补偿精力损害安抚金的,合用《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力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诠释》予以确定。本案中,原告就灵活车交通变乱中所受的丧失向侵权人、保险公司提起补偿请求,切合法令划定。本次交通变乱造成蒋某身亡,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损失亲人,精力上和生理上均遭到严重创伤,其主张精力损害安抚金并要求在交强险中优先赔付,有事实依据和法令依据,本院予以支撑。原告提起的是民事诉讼,并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亦非仅就精力损害提起的民事诉讼,并不合用《最高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出精力损害补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而应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干划定,故对被告夏某某辩称其已受到刑事惩罚,不该当对原告主张的精力损害安抚金负担补偿责任,及被告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辩称因为被告夏某某已负担刑事责任,依法无需补偿精力损害安抚金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争议核心三、关于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在贸易三者险规模内是否应补偿原告丧失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划定“订立保险合同,接纳保险人提供的格局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该当附格局条款,保险人该当向投保人申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该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据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重的提醒,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情势向投保人作出明确申明;未作提醒或者明确申明的,该条款不发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诠释二》第十条划定:“保险人将法令、行政法例中的克制性划定景象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醒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以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申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第十一条划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据上,对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重的笔墨、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明标记作出提醒的,人民法院该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划定的义务。”按照上述划定,饮酒驾驶作为违背法令划定的克制性举动,保险公司以此作为免责事由时,应对投保人在签署保险合同历程中履行提醒义务,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应对已尽提醒义务负担举证责任。本案中,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与夏某某签署的保险合同不是夏某某本人及委托人签署,而是由其他人代为签署。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无证据证明,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已向夏某某提醒或者明确申明,其主张的免责条款对夏某某不发生效力,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应在贸易圈外人责任保险规模内负担理赔义务。故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辩称,夏某某饮酒驾驶灵活车,属法令克制的举动,其公司在贸易三者险规模内免赔的来由,本院不予采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第七十六条划定,灵活车产生交通变乱造成人身伤亡、产业丧失的,由保险公司在灵活车圈外人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规模内予以补偿。《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划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圈外人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令的划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圈外人补偿保险金。皖A×××××小型轿车在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不计免赔的贸易三者险,变乱产生在保险限期内。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别离为蒋某第一顺序法定担当人,其作为请求侵权人要求夏某某、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补偿因交通变乱造成的丧失,切合法令划定,本院予以支撑。被告中国人保巢湖市分公司作为闯祸车辆的保险人,依法负有在保险限额规模内直接赔付受害人补偿款的义务。 
        经本院审查,原告合理丧失有:医疗费1992元、灭亡补偿金607500元(2018年上海市农村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375元×20年)、丧葬费42792元、精力安抚金70000元(酌定)、处置惩罚交通变乱交通费误工费7000元(酌定),被抚养人糊口费49912.5元(19965元×5年×2÷4),计779196.5元。被告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和贸易三者险规模内补偿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丧失779196.5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补偿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诠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诠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力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诠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划定,讯断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在其承保的交强险和贸易三者险限额内补偿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丧失779196.5元,于本讯断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保险公经理赔后,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返还被告夏某某垫付的35000元丧葬费(该款从保险公司汇到法院理赔款中扣除返还); 
        三、驳回原告丁某春、丁某健、蒋某友、高某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假如未按本讯断指定的时代履行给付款项义务,该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划定,加倍付出迟延履行时代的债务利钱。 
        案件受理费18962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3962元由被告夏某某承担。 
        如不平本讯断,可于讯断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谢连顺
审 判 员  高朝银
人民陪审员  周传山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倩雅
附法令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四条侵权人因统一举动该当负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负担侵权责任。 
        因统一举动该当负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产业不足以付出的,先负担侵权责任。 
        第六条举动人因过错陵犯他人民事权益,该当负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陵犯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该当补偿医疗费、照顾护士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用度,以及因误工削减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该当补偿残疾糊口辅助具费和残疾补偿金。造成灭亡的,还该当补偿丧葬费和灭亡补偿金。 
        第二十二条陵犯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力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力损害补偿。
2、《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 
        第七十六条灵活车产生交通变乱造成人身伤亡、产业丧失的,由保险公司在灵活车圈外人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规模内予以补偿;不足的部门,根据下列划定负担补偿责任: 
        (一)灵活车之间产生交通变乱的,由有过错的一方负担补偿责任;两边都有过错的,根据各自过错的比例分管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接纳保险人提供的格局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该当附格局条款,保险人该当向投保人申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该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据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重的提醒,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情势向投保人作出明确申明;未作提醒或者明确申明的,该条款不发生效力。 
        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圈外人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令的划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圈外人补偿保险金。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补偿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诠释》 
        第一条因生命、康健、身体遭受陵犯,补偿权力人告状请求补偿义务人补偿产业丧失和精力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本条所称“补偿权力人”,是指因侵权举动或者其他致害缘故原由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负担抚养义务的被抚养人以及灭亡受害人的嫡亲属。 
        本条所称“补偿义务人”,是指因本身或者他人的侵权举动以及其他致害缘故原由依法该当负担民事责任的天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用度以及因误工削减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照顾护士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炊事补贴费、须要的营养费,补偿义务人该当予以补偿。 
        受害人灭亡的,补偿义务人除该当按照急救治疗环境补偿本条第一款划定的相干用度外,还该当补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糊口费、灭亡赔偿费以及受害人支属管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丧失等其他合理用度。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嫡亲属遭受精力损害,补偿权力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补偿精力损害安抚金的,合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力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诠释》予以确定。 
        第十九条医疗费按照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据,联合病历和诊断证实等相干证据确定。补偿义务人对治疗的须要性和合理性有贰言的,该当负担响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补偿数额,根据一审法庭辩说闭幕前现实产生的数额确定。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根据受诉法院地点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尺度,以六个月总额计较。 
        第二十九条灭亡补偿金根据受诉法院地点地上一年度城镇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住民人均纯收入尺度,按二十年计较。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纪每增长一岁削减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较。 
        第三十条补偿权力人举证证实其住所地或者常常栖身地城镇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住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尺度的,残疾补偿金或者灭亡补偿金可以根据其住所地或者常常栖身地的相干尺度计较。被扶养人糊口费的相干计较尺度,依照前款原则确定。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诠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驾驶灵活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产业重大丧失,组成犯法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第七十六条的划定确定补偿责任。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力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诠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力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补偿精力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撑,人民法院可以按照景象判令侵权人遏制陵犯、恢复名望、消除影响、赔罪致歉。 
        因侵权致人精力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负担遏制陵犯、恢复名望、消除影响、赔罪致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按照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补偿响应的精力损害安抚金。
第十条精力损害的补偿数额按照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水平,法令还有划定的除外; 
        (二)陵犯的手段、场所、举动方式等详细情节; 
        (三)侵权举动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赢利环境; 
        (五)侵权人负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7、《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本身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附本院兑现款账户:
开户行:安徽全椒农村贸易银行业务部
户名:全椒县人民法院
账户:20000347390310300000018

热点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