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公司与长荣国际储运股份有限公司海上货品运输合同纠纷案

——

2020-01-22 03:06:07
一、根基案情

  2000年7月31日、8月7日,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浙纺公司)作为卖方与案外人签署校服售货确认书。浙纺公司通过华海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鸿海国际船务货运公司、上海外联发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和上海三星国际货运有限公司的依次署理,分批向承运人长荣国际储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荣公司)订舱出运,并取得长荣公司署理人签发的21套正本海运提单。21套提单载明的托运人别离为三家外洋公司。浙纺公司按划定付出了海运费,长荣公司也确认收到。货品出运后,浙纺公司通过银行托收货款,因无人赎单,全套商业单证包括提单被银行退回。长荣公司确认在正本提单未收回的环境下将货品交付收货人。为此,浙纺公司以长荣公司无正本提单放货为由,向上海海事法院提告状讼,请求判令长荣公司补偿其货款等丧失。

  二、裁判成果

  上海海事法院审理认为,浙纺公司依次通过各货运署理环节,向承运人长荣公司订舱,付出运费并交付货品出运;长荣公司接管了货品,收取了运费,并根据浙纺公司的要求出具了提单。只管浙纺公司按照商业合同的约定未将其名称在提单上载明,但浙纺公司和长荣公司履行海上货品运输的事实证实,浙纺公司是海上货品运输合同的缔约人和独一交货人,浙纺公司作为涉案货品托运人的主体资格该当依法得以认定。长荣公司仅以提单托运人的记录内容认为浙纺公司已经转移了货品全部权,缺乏充实的事实和法令依据。浙纺公司系涉案提单签发以后的第一正当持有人,该提单未经商业环节省转,且来自银行退单,其持单情势正当,有权据以向相对人主张提单项下的权力。综上,浙纺公司具有涉案货品托运人的资格,有权向长荣公司主张提单项下的权力。长荣公司作为承运人该当对托运人浙纺公司负担无单放货的补偿责任。一审讯决长荣公司补偿浙纺公司货款丧失2602562美元及利钱和退税款丧失人民币3111486.35元及利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9月4日作出二审讯决,驳回长荣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路涉台的海上货品运输合同无单放货纠纷案件,争议核心是未被提单记录为托运人的交货人是否具有托运人主体资格,并享有向承运人主张权力的诉权。这是持久以来一直困扰我国出口商业中FOB卖方的权益掩护问题,也是我国海事司法实践中一直不能取得一致的法令分歧点。法院通过对本案事实的审理,认定向承运人现实交付货品、接管承运人签发的提单并履行商业合同项下向银行交单义务的人,因无人赎单并经银行退单后,作为提单的原始持有人,纵然未被提单记录为托运人,亦未经提单相干指示背书,仍旧具有托运人的主体资格。这一原则简直立同一了审讯实践中对法令划定的差别理解,依法掩护了我国大量存在的出口商业中FOB卖方的好处和生意业务宁静。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品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划定》将这一原则以司法诠释的情势予以明确划定。别的,本案讯断是首例经台湾地域三级法院裁定承认的大陆法院作出的海事案件讯断,对于海峡两岸彼此承认和执行民商事裁判的司法实践也具有努力的意义。
热点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