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建玉诉吴建光变动扶养关系案

——

2020-01-22 09:05:32
(一)根基案情

  原告庄建玉与被告吴建光于2002年12月16日成婚,2003年7月17日生养一女吴某。吴某随原、被告及祖母栖身在吴江区某小区,就读于吴江区某小学,平时由原告送其上学,祖母接其下学。后原、被告于2012年11月26日协议仳离,约定女儿吴某随吴建光糊口,庄建玉每月给付扶养费,并具体约定看望权。原、被告仳离后,吴某随被告吴建光及祖母在吴江区某小区栖身,平时由被告或祖母接奉上学、下学。2013年6月尾暑假时代,吴某按仳离约定随原告在其租住的吴江区某国际小区栖身、糊口,一个月后吴某未返回被告处,继续与原告配合栖身、糊口,并在2013年8月尾、9月初随原告至某社区的男友家栖身、糊口,开学后,由原告送其上学、外婆接其下学。

  庄建玉于2013年8月1日诉至法院,提出虽然仳离协议约定吴某由被告吴建光扶养,但与原告情感极好,仳离后,吴某多次暗示但愿和原告配合糊口,吴某现已满10周岁,对于扶养权人有选择的权力,请求法院变动扶养权。

  被告吴建光认为,仳离协议已经约定吴某的扶养权,且吴某从小由祖母带大并接奉上放学,仳离未给吴某造成太大影响,原告此刻无法确认有无固定住所,倒霉吴某的进修、糊口。

  (二)裁判成果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前去吴某就读的吴江区某小学,在其班主任在场的环境下,征询吴某意见,吴某暗示更乐意随原告糊口,但又不排斥随被告糊口。吴江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协议仳离仅8个月,被告的扶养能力、扶养前提并未降低;吴某表达乐意与原告配合糊口愿望的同时,不排斥与被告配合糊口;事实上吴某自幼即随原、被告及祖母在某小区栖身糊口,平时首要由其祖母照料糊口起居,并就近在吴江区某小学就读,吴某之前的糊口情况具有不变性、便利性。原告现借住在某社区男友家,距吴某学校较远,且糊口情况产生转变,可能会对吴某康健发展发生倒霉影响。故讯断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三)案例评析

  怙恃仳离对未成年子女会造成或多或少的危险,扶养权之争可能会再次造成危险。关于未成年子女的扶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康健、保障子女正当权益出发。虽然相干司法诠释划定准予变动扶养关系的景象之一包括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的意愿且该方有扶养能力,可是,该划定中未成年子女的意愿是权衡是否有利于子女康健发展的紧张参考因素,而非决定因素。

  本案中虽然原、被告的女儿已年满10周岁,且在追随父或者母配合糊口作出选择。但法院从保障未成年子女权益出发,一方面至学校相识环境,征询其意见,另一方面围绕未成年子女开展观察,相识未成年子女的发展轨迹、发展情况、糊口和进修近况。在充实观察后,综合思量各方因素及未成年子女的辨识和责任能力,认为改变糊口情况对子女康健发展明明倒霉,故讯断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热点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