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姚明的“我”字,讲透了领导者的担当

——

2019年09月11日 20:54 来源:法学在线

  姚明的“我”字,讲透了领导者的担当 

  海尔集团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承担失利的责任,那会是谁?”

  “我!”

  这是中国男篮73比86失利,无缘直通东京奥运会之后,记者与中国篮协主席姚明的对话。

  虽然这是一次让国人痛心的失利,但社交媒体上对姚明的责难却并不多,鼓励打气的声音成了主流。也许,人们从这一个阶段性的事件当中,看到了一位革新者的不易,并被他即便在一个复杂的、不完全可控的系统中也敢于担责的“创业者精神”所打动。

  并且,重点来了,姚明还说:这次世界杯让大家看到了世界篮球的水平,我们和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未来必须要更加努力,还要继续坚定的走改革之路,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一个也许不太贴切的比喻:姚明就像是一个志在开辟新天地的创业者,矢志创业之后,新产品首轮亮相却遭遇了市场冷遇。这时他应该怎么说?怎么做?姚明给出的答案是:首先告诉用户,责任在我;其次告诉团队,绝不放弃,继续拼!

  1

  成功有一千个父亲,失败是个孤儿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院长罗杰·马丁(Roger L. Martin)有一本不那么畅销的书,叫《责任病毒》。他认为,只要有组织存在,就会有责任病毒存在。随着企业创新驱动和领导力驱动的新阶段,这个问题会更加凸显。“要么与我无关,要么我管,你就别插手!”“咱们得把道儿先划清楚,要不出了问题算谁的?!”这些都是责任病毒典型的中毒表现,是一种寄生在每个人意识中的导致互不信任、互相敌视、彼此推诿的深层次消极防卫本能。

  海尔首席执行官张瑞敏近期在俄罗斯喀山大学演讲时,提到二战时期齐亚诺的一句名言:“成功有一千个父亲,失败是个孤儿。”张瑞敏说,在很多企业里,事情搞砸了是找不到责任人的,因为传统企业的流程很长,大家都签字了,谁都没有责任。但是如果这件事干成了,所有人都来抢功,说这是他的功劳。

  2

  拥有“建设性的价值观”

  那么,怎样对“责任病毒”免疫呢?罗杰·马丁在书中给出的答案,就是摒弃原有的主导价值观,训练自己和合作者习得一套建设性的价值观。比如,中国男篮失利的因素错综复杂,肯定不是姚明一个人的责任,但面对质询,他先承担下所有责任,再去找差距做内功,把改革之路坚持下去,这就是“建设性的价值观”。 美国强生公司曾经发生的一件事,也是“建设性价值观”的体现。多年前,有人把氰化钾注射到强生公司售卖的一种非处方止痛药药片里,导致7个人因为吃了这种药而死亡。这起恶性事件并不是强生公司的错,但当时的CEO吉姆·伯克(Jim Burke)立即上电视承认他们有错,因为“我们的瓶子不好,容易被人打开,我们公司有责任,我向大家道歉。”他们把所有药店货架上的泰诺全部撤回销毁,并告知公众不要再服用市面上流通的这款药,公司马上研制生产一种非常安全的药瓶,打开就能被察觉,可以用老的药瓶来免费换取。这一举措对强生造成了将近一亿美元的损失。但出于对强生公司担责行为的赞赏,公司其他产品销售变得更好,股票也随之升值,不到一年时间就挽回了全部损失。

  3

  背负责任,继续前行

  即便是如姚明这样众望所归的革新者,在“创业”途中也难免遇到考验。这次的失利只是其中之一。《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硅谷著名的创业者,有一句话广为流传:“在担任CEO的八年多时间里,只有三天是顺境,剩下的八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想要做出一番业绩、带来一些改变的人,总会面对诡谲不定的环境,承担决策带来的风险。社会的高期待更让他们一边将压力隐藏起来,一边成功完成高难度的动作。EnSite Solution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托比•托马斯(Toby Thomas)将他们类比为骑狮子的人——“人们看到骑狮子的人会想,这家伙真能做到啊,太勇敢了!然而,骑在狮子身上的人却在想,见鬼!我在狮子身上!我怎么才能不被吃掉!”

  让我们也抱有一种建设性的价值观,为这些“骑狮子的人”加油鼓劲吧,哪怕他们偶尔会被狮子甩落在地。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编辑推荐

热点排行 Top